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镍都文龙的博客

文海一小龙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引用 诗圣杜甫一生结过几次婚?(丁启阵)  

2008-09-13 21:33:0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引用

镍都文龙 诗圣杜甫一生结过几次婚?(丁启阵)

历代文学家中,唐代伟大诗人杜甫(公元712—770)的生平事迹,算是较为清晰可考的。杜甫留存于世的1400多首诗歌作品,基本上都可以按照创作年份进行编排。通读杜甫的编年诗集(例如仇兆鳌的《杜诗详注》,杨伦的《杜诗镜铨》),我们可以较为清晰地看到诗人后半生的行踪、事迹。

杜甫死后的一千多年里,从来没有人议论过他的婚姻史。大约所有的人都认为,杜甫是跟原配杨氏夫人(弘农人杨怡之女)白头偕老的。换言之,杜甫一生除了杨氏夫人,没有娶过别的妻子。

但是,到了上个世纪九十年代,忽然有一位王辉斌先生,提出新观点:杜甫于杨氏夫人去世之后,在夔州再娶一位卓姓女子。也就是说,他认为杜甫一生结过两次婚。这位王辉斌先生,从1991开始,多次撰文申述这一观点。他的主要推论依据,简单地说,有如下两点:

一是在杜甫在公元766年到达夔州之前,杨氏夫人已经去世。做出这个推论的依据是,杜甫跟杨氏夫人结婚的时间,不应该是学术界公认的开元二十九年(741),而是开元二十二年(734)。因为开元二十九年杜甫都已经三十岁了。不符合情理,也不符合法令。开元二十二年,皇帝曾颁布诏书,规定男子十五岁女子十三岁以上应该结婚。元稹《杜君墓系铭》说杨氏夫人“四十九年而终”的话。按照开元二十二年结婚的时候她19岁计算,杨氏夫人应该死于公元764年左右。

二是杜甫作于夔州时期的《孟仓曹步趾领新酒、酱二物满器见遗老夫》一诗,有这样两句“理生那免俗,方法报山妻”,一改以往称呼妻子为“老妻”的惯例,用了“山妻”一语。这“山妻”就是杜甫续弦所娶的女子。

这个新观点,我所接触过的杜甫研究者,都是不以为然的。绝大多数人觉得不值得一驳,所以都保持沉默。当然也有人撰文予以辩驳。例如重庆市奉节县政协的李君鉴先生就曾经撰文,对王辉斌所提出的论据,逐一进行反驳。

我这里不是写研究综述,不打算罗列双方论据,只直接说出我的看法:王辉斌的新观点够大胆,李君鉴的反驳很有力。单纯从学术论证上说,当然是后者更为可信。但是,毕竟是一千多年前的事情了,民政局、档案馆都不可能查到杜甫结婚的档案材料——那时候有没有结婚档案还不清楚,也无法访问杜甫生前友好、直系亲属或其他当事人,就此事展开调查。无论一方面有多么强有力的证据,都很难让对方放弃其观点,心悦诚服地接受自己的意见。就是说,只要王辉斌先生愿意坚持,我敢肯定,没有人能够说服他改变主意。

作为杜甫研究者,我认为,杜甫是否再婚这个问题,当然可以继续研究,继续争论。但是,若是单从阅读杜甫诗集的感受出发,我愿意相信传统的看法:杜甫并未再婚。我相信,绝大多数普通读者也会是持这种想法的。

杜甫到达夔州之前的诗歌作品,已经足够清楚地表明:我们的诗圣是深深地爱着他的杨氏妻子的,是一个恋家的男人。同时,我们基本可以肯定,他从来不在外边沾花惹草——参加别人携带妓女的冶游、宴饮活动,是那个时代常见的社交形式,杜甫当然是曾经参加过的。

杜甫跟杨氏妻子相亲相爱的诗证很多,这里随手举几个:

安史之乱爆发后,公元756年,杜甫因为在长安找工作,准确地说是寻找做公务员的机会,一度被困长安。当时妻子儿女正寄放在鄜州(今天陕西富县)妻舅那边。一个月夜,杜甫在围城中想念家人,写下了著名的《月夜》一诗。诗中后四句专门倾诉对妻子的思念之情:“香雾云鬟湿,清辉玉臂寒。何时倚虚幌,双照泪痕干?”当时杜甫已经45岁了,用词还这么肉麻(后代一些道学家对此相当有意见),原因只有一个:他太爱自己的妻子了。

公元757年,杜甫做了左拾遗后,从当时流亡朝廷所在地凤翔返回羌村看望妻儿。《羌村三首》的第一首,记录了夫妻见面的情景。傍晚初见时,“妻孥怪我在,惊定还拭泪”;夜深人静后,儿女睡去后,夫妻二人是“夜阑更秉烛,相对如梦寐”。夫妻二人,因为重逢的喜悦,都不敢相信是真的见面了,谁也不愿意睡去。这是什么样的夫妻感情!

到达成都之后,因为得到一些在当地担任行政长官的亲友的帮助,杜甫一家在浣花溪畔结庐而居,过上了相对安定的生活。杜甫这一时期的诗歌中,描写了如下两个生活片段:一个是“老妻画纸为棋局,稚子敲针作钓钩”(《江村》);一个是“昼引老妻乘小艇,晴看稚子浴清江”(《进艇》)。这样的生活情景,只有夫妻真心相爱的家庭才可能拥有的。

在成都定居时期,有一阵子,杜甫为了躲避当地军阀的叛乱,只身到了梓州(今天四川三台县)一带。当地一位李姓州长官喜欢携妓冶游,泛舟江上,一边饮酒,一边欣赏歌舞。杜甫在参加过几次这样的活动之后,曾写信规劝这位州官:“使君自有妇,莫学野鸳鸯”(《数陪李梓州泛江,有女乐在诸舫,戏为艳曲二首赠李》之二)。可见,杜甫是一个重视家庭、敬重妻子的人。

 研究文学现象,一种主要依靠主观猜测、并无铁证的新说法,如果它不但不会导致什么积极效果、反而将破坏他人心目中原有的完美印象时,我认为,就需要慎之又慎了。否则,就跟小报娱乐版记者或者叫狗仔队的,没有什么区别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