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镍都文龙的博客

文海一小龙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平凡的事,不平凡的人  

2010-11-18 10:26:22|  分类: 真情流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最后一次见到他是在年中旬。

那日恰逢周末,父亲打来电话询问我的事情,最后临到结束时,他犹豫着,问我可有时间?“去看看他!”。我眉头一皱,心头一紧,扔下手头的营生就与妻风一般的窜了过去,在路上总觉得怪怪的,怀里仿佛揣了一个兔子——揪心。

村头还是以前的老树,只不过叶子掉的更厉害了,不仔细瞧,你不会发现什么有意义的事;院子里还是以前的老屋,只不过又多了一些破旧,不认真瞅,你不会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;我考学出来都快二十年了,但村里的变化仿佛不大:随处可见的泥泞、鸡鸣、狗吠……以及中国农村常见的——老人们蹲坐在墙角晒着太阳,等待着时间的流逝,仿佛一幅秋叶晚景图

依稀记得,那天我路过时,“无意中”向人群中瞅了一眼:那熟悉的背影这次不在里面——尽管我在心中默默的祈祷,祈祷上帝让他再次出现,可是这次上帝似乎爽约了。

到了熟悉的家门口,老远就看见他和他的婆姨(西北方言:妻子的意思),端坐在门廊下吃饭,动作缓慢,好像一动不动的,就像村东头关爷庙里的两尊泥塑一般。一阵嘘寒问暖之余,我忍不住上下大量了他一番:原先印象中那个风华正茂、带领乡亲奔小康的中年农民已经不在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陌生的老头:满头白发犹如深秋原野上的蒲公英,仿佛风一吹就会飘散;黝黑的脸庞像岁末的桃树皮一般;形容枯槁,摸着他的手我似乎是在感觉人体的构造。

岁月如歌、时光如水。

为家庭、邻里、村落过多的操持,让各种症病“爬”满他的全身;与此同时,岁月也悄悄的、无情的侵蚀他身体的各个“部件”,他就像一棵被掏空躯干的老树一般,一动也不能动了;唯一能动的恐怕就只剩下说话了,尽管他是坐在轮椅上的;麻痹的四肢,时刻影响着他的心情,尽管地里的农活早已被孩子们操持完了,但他还是操心不已,时不时会提醒自己该干农活了。

此刻,我深深的感知“风烛残年”这个词的含义了。

妻禁不住要哭泣起来,我装着坚强的样子悄无声息的拉了她的衣襟一下,尽管当时我内心早已泪流如柱了。“风烛残年”的他似乎觉察到什么,他一边惴惴不安的、断断续续的安慰着我们,一边似乎想挣扎着站起来,就像二十年前那样,想再一次关怀我们。但,这一切似乎都是徒劳的。因为坐在轮椅上的他,根本动不了。就是唯一的散步,范围也还是在自家的庭院里,而且还得让老妻推着他走;殊不知,老妻此时也是“一步三叹”了,因为岁月也已经折磨的让她浑身没有一丝多余的力气。但尽管如此,她还是像当年一块儿平整耕地一样,努力的向前推着、推着。

这个推他的老妇人是我的奶奶,而那个坐在轮椅上的“他”就是我的爷爷。

回家的路上,我对妻说,尽管爷爷的身体已经不太灵便了,但精神还是好的,我们要争取让他老人家早日看到“四世同堂”的盛世。但让人意想不到的是,才过了几个月,他就悄无声息的走完他人生七十多年的路程了:他带着满腔幸福和一丝遗憾走了,带着了无牵挂走了,带着一身的传奇走了……

他是天底下一个最普通的农民,但他又是天地间一个不平凡的人。他和他的父亲一样,见证了伟大中国的变革:他的父亲见证了波涛汹涌的辛亥革命的胜利,而他却亲身经历了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的到来;当他的父亲在马匪肆虐河西而满腔怒火却又引而不发时,他却在新中国社会主义改造中幸福的成家立业,并开始为金川的开发贡献自己的一点微薄之力了;当他的父亲作为解放初期金昌地区最早的党员而在“文革”中饱受牵连时,他也默默的陪着父亲“光荣的”“靠边站”了;当他的父亲在改革开放初期响应党的政策,率先垂范要走向新时代时,他也开始和自己的家人商量如何继往开来、再创辉煌了。

这一切似乎离我们很远,但这一切似乎又离我很近。

想到这,我无语了,老天也仿佛受到感染一般,艳阳高照瞬间变得寒风凛冽,似乎老天也在讲述着什么。

今天,我回顾这些,不由的感慨!他的一生就是一部共和国成长史!

在他的身上蕴含着不同寻常的意义。

于公:在今日之中国,像他们这样的普通农民很多,但像他这样经历新旧两重天、见证历史进程的亲历者、见证者已经不多了,哭泣之余,不由的让我们陷入沉思。

于私:今天我失去了慈祥的爷爷,而在这个世界上则又走了一个善良的老头,村里又少了一个德高望重的老者,而东山上却又多了一座默默无语的坟头。

似乎,一切是那么的平静,那么的自然。

但,我要说:在他七十多年的人生旅途中,他用自己的以身作则和率先垂范教育着子孙:要脚踏实地、奋勇拼搏,要宽厚仁爱、虚怀若谷,要永不停息、奋勇争先;而他那近乎传奇的一生则告诫我们这些子孙:建设社会主义新镍都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。

爷爷!

您无声的教导我们永远会铭记在心的!

 

 

 

二〇一〇年十一月九日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