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镍都文龙的博客

文海一小龙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半块方便面  

2010-12-06 00:34:14|  分类: 真情流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对于我来说,最忙的时候,要算是周末了。十二月初的第一个周末,就是从早到晚忙得不亦乐乎。

应酬完好友回到家中后,忽然想起前段时间欠小弟的钱还没有还上。尽管只有二百元,但是我知道对即将成婚的小弟来说,两百元意味着什么。于是我伸了伸懒腰,整理完衣服,就出门了。

平时直到深夜十二点还很热闹的大街,因为寒潮的缘故,此刻显得很宁静,平日里熙熙攘攘的顾客,此时也像是突然都失踪了似的,只有凛冽的寒风,吹得街面上的广告牌发出“摇摇欲坠”的怪声。偶尔会有几个路人也是在寒风凛冽中蹒跚前行。

想到自己平时安逸多,运动少,致使肚子上的赘肉又增加了一圈,为了减肥大脑最终决定还是步行走!小弟还住在父母家,我们两家相距不远,步行只需六分钟就到了,因此此时打的是万万不能的。这样一来我既可以剩下四元的钱,又能锻炼身体,何乐而不为呢?

走到马路对面的建行,潇洒的掏出银联卡,插进取款机取了五百元后,就头也不回的向父母家奔去,“这鬼天气,简直要人命!”,寒风中不时传来我诅咒的声音。原本六分钟的路程,因为天气和赘肉的缘故,我足足走了二十分钟。

走到院门口时,借着微弱的路光,看见对面“飞”来一个人!因为寒风的缘故,想不走快都不行。

“这鬼天气!”我又一次的咒骂着。

“大儿!?”

听到这话,我很惊讶,因为我认不出眼前的这个人:浑身上下穿着一件掉色很严重且极不协调的的工作服,上身被劣质的军大衣包裹着,脚上穿着一双劳保鞋,手里则拿着几样刷墙的工具。

“喔?是爸爸!”,你干什么去,这么冷的天?”我不耐烦的问候了一句。

 “我去你弟弟的新房里刷墙!他不是快要结婚了吗?!”

听到这话,我不由的上下打量父亲一番:原先印象中那个精神的中年人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眼前一个胡子拉碴、满头灰发的老者,尽管他才五十四岁。但是在寒风凛冽中,他是显得那么的苍老。

我不忍他这样受罪,仓促和他道别后就上了楼。

家还是以前的家,似乎没有什么变化,唯一的变化就是小弟把自己的卧室“收拾”了一下,使之有了一些现代的前卫气息,其它的变化不大;变化不大,反而是让人有了一些破旧的感觉。自我结婚搬出去以后,这还是第一次近距离的观察这个带我我童年快乐的家。

“谁呀?是三儿吗?”正当我在门口恍惚时,从客厅里传来一个嘶哑的声音!

“妈,是我呀!大儿!!!”

“你怎么来了,……”

我厌惧母亲的唠叨,向以前一样,头也不回的走进小弟的卧室。

卧室里一尘不染,我知道这都是母亲的功劳,因为她是一个爱干净的人,以我对小弟二十多年的了解,他能自己把被子叠整齐都不错了。

小弟不在,我不知该把钱给谁!无奈之余,给他拨了电话。

很快,当那熟悉的声音再一次的在我耳边响起,与此同时,一阵猜拳行令的噪音也透过手机话孔在我耳边徘徊。

我没有听清这个醉汉的声音,只是本能的对他说把钱放到了他床头的书架上云云的话,尽管书架上空空荡荡的。随即我就捏上了自己的鼻子,因为我怕那酒场上的臭味通过话孔传到我的鼻腔。

“大儿!?”母亲的声音再一次的传出。

天气寒冷,我本想早点回自己的家,但既然母亲叫我,如果不打声招呼就走了,似乎不太好。我赶忙走进客厅,母亲正端坐在小木凳上吃东西。

“你吃饭了没有,没吃我给你做?”母亲关心的问我,就像以前一样。

“我吃过了!”我淡淡的说道,“妈!你先看电视吧!我上网查个东西!” 说完,头也不回的到小弟的卧室网游去了。

远处传来一阵母亲的唠叨声:“天冷了,你要多穿一点,妈不在你身边,你要自己照顾好自己……”。声音越来越小。

“烦死了!”我心想!

正当我在网络的海洋里遨游时,忽然耳边响起一阵磨牙的声音,这声音仿佛是从客厅传来的。

“莫非家里有老鼠了?”我暗想!

顺着声音,我悄悄的走到客厅,看见母亲正低头吃东西,也许是饿的缘故吧!当我走到她的面前时,她才惊讶的发现我的存在。

“大儿!你饿不饿,再吃点吧?”顺手母亲递给我一块“涂满奶油的蛋糕”。我心想:“蛋糕太甜,不能吃!”于是,我一边对她说:“妈!你吃吧!我不饿,吃过了!”一边不经意的瞅了一眼她手中“蛋糕”!

此时的“蛋糕”不知怎的,变成了一块方便面,而且是一块发黄的、劣质的方便面,一看就知道马上就要过期了。

“妈,你怎么吃这个!?”我不解的问道。

“你弟弟说出去加班,不回家吃饭了;家里就我和你爸两个人,还剩下一点昨天的米饭,等你爸刷完墙回来留给他吃,我随便吃点方便面就行了,再说这丢掉也怪可惜的……”母亲像一个做了错事的小姑娘一样低着头低声的说道,“要不你再吃点,你上班也不容易……”说着,母亲不顾我阻拦,硬是掰了了半块塞到我的手里……

我不知道我怎么走出家门,我也不知道我怎么走下那陡峭的楼梯,我只知道我心里不是个滋味!

一路上我找了许多借口来告慰这颗不平的心,但我的心里依然久久不能平静。

自我有了自己的家之后,就很少回家看望父母!也许是工作繁忙,也许是琐事甚多,也许是自己家温馨,也许是……

母亲瘦了,早已不是以前的那个样子了!用“皮包骨头”来形容她一点也不过分;头发也少了许多,岁月的痕迹早已挂满额头……

“咕、嘟、嘟、……”肚子不合时宜的向我提出了抗议。

“喔,饿了!?”,我心想。

“煎饼!又香又脆的杂粮煎饼!”远处的烧烤摊上传来一阵又一阵的混杂着香气的叫卖声。

我想都没想就奔了过去。“老板,来个煎饼!”

望着那又香又脆的煎饼,我忽然想起母亲手中的那半块方便面……,眼前呈现出这样一幅图景:母亲在吃着变质的方便面,父亲在吃力的刷着高墙……。我实在看不下去了。

父母亲都五十多岁了,为了我们依然在起早贪黑的忙碌着,连口热饭都吃不上;为了能剩点粮食给操劳的父亲吃,为了不给我们添麻烦,宁肯去吃那过期的方便面……

“先生!您的煎饼好了,五元!”老板一脸微笑的打断我思路的同时也把煎饼递给了我。

“老板,麻烦你再来两个!”我心绪不稳的要求道。

老板用很迟疑的目光看着我,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先生,如果您一个人吃,会不会……,我们煎饼的量是很足的。”

“再来两个,要快!”我语气坚定的说。

当我再次来到母亲面前时,她感到很惊讶,但很快就平静下来了,方便面已经没有了,确切的说是已经母亲被吃光了!

“妈!我在路上碰见了一个小吃,很香的,您尝尝!”说着,我把煎饼递给了母亲。

“你买这些干什么?你还是拿回家给你媳妇吃吧!我不饿!”说着,母亲把它推到我的手上。我打开包装把煎饼硬塞进她的手里,嘴上还不停地说:“你吃嘛!我还有呢!”我知道,我在欺骗她,但这不是我第一次骗她了。

当煎饼就要到母亲嘴边时,她忽然停了下来,她微笑着对我说:“你先尝一口吧!”此刻,我仿佛回到了那遥远的童年:家里有什么好吃的,总是先给我和弟弟吃!我硬忍着泪水摇头表示说不吃,但拗不过母亲那慈祥的目光,我轻轻的咬了一小口就背过头去了,我对母亲说吃了块朝天椒辣的。其实,是我怕母亲见我流泪。

当我再次走出家门时,风已经停了,街上的人渐渐多了。我感觉这浸人的寒风似乎不太冷了。

远处一个声音传来:人啊!当你忙碌完一天的工作时,当你在轻松的休息时,当你在尽情的享乐时,请你抽出一丁点时间去看看自己的父母,哪怕是陪他们小坐一会,哪怕是和他们一起看电视,哪怕是和他们吃顿饭,我想比起电话问候、礼物问候乃至现金问候这类的问候要温馨的多。

“对!”我心想。

 

 

 

 

 二〇一〇年十二月五日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