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镍都文龙的博客

文海一小龙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  

2015-01-28 02:02:16|  分类: 永远的318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又有半年过去了,回顾之前过去的那三个月,总觉得要写点什么?

因为一切都已尘埃落定,曾经的52人,现在我想也各自找到自己的归宿了吧!

有的人按照自己的人生规划,如愿以偿的走向了大学的校门。

有的人离自己的目标还差了一点,但又不愿继续过去的苦行僧的日子,所以义无反顾的奔向了院校的大门。

有的人则因各种原因而落榜,但心有不甘,所以还在继续进行着高三的生活。

一切都已尘埃落定,但回顾那过去的日日夜夜,仿佛昨日。

依稀记得:田文婕同学第一天上学,第一天就迟到,而且我一说就哭了。其实,当时我也蒙了,因为工作好多年还从没有碰上这种事情,尽管面如冰霜,其实内心早已如刀割。

依稀记得:希热布道杰同学是开班第一周之后才到班的,相比较以前,清瘦了许多。

依稀记得:第一个周末和大家一起打球,高延晟同学的那一番话让我醍醐灌顶,从此以后重点适度向这一群体倾斜。

依稀记得:李璐瑶第一次月考6:20就到了教室复习,那瘦小的身影中透露出一丝坚毅——14高考、我比成功!让人终生难忘。

依稀记得:和单煜翔同学的赌约,现在我想告诉他:赌约我输了,你赢了,我愿赌服输。虽然我输了,但我的内心是高兴的,因为他踏上了一本的大门。

依稀记得:杨继明同学的那一番推心置腹的话,让我更加认真、更加坚信:付出就有回报!

依稀记得:……

眨眼之间:一学期马上就要结束了,回顾过去的那几个月仿佛在昨日。

离过去的那段日子已有半年,当初的学生们早已各奔东西,除了个别同学还奋斗在高考的独木桥上,其他人早已奔向自己心仪的目标。

依稀记得:高考结束后第二天举行座谈会,因为高考刚结束,许多同学还沉浸在前一日的high中,没有睡醒,所以来的人不多。但座谈会还是要正常进行的:政教处刘主任来了,学校大领导也来了。但,无一例外的都对高三18班这一学期的表现表示肯定。
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
依稀记得:晓琴、甜甜等同学的舞蹈表演,让人过目不忘,让人知道我们是一个光荣的团队。
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 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   

依稀记得:在高考成绩出来后进行的录取的那段时间里,听到别的班的学生都录取了,而我们特长班的则毫无音讯,不由得怒火上升、面容憔悴。

依稀记得:当大学录取通知书到来时,就像一个个从地里冒出来的雨后春笋一样,那样的诱人,让人情不自禁的泪流满面。
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
依稀记得:当一些同学没有被录取时,我也禁不住的落泪并不停的祈祷让她们有学上。

眨眼间,新学期从开学马上又要结束了。在这期间,虽然面对一帮新的学生,但在夜深人静的时候,还是不由的想起你们,想到你们在过去的那段日子里的那种劲头,不由的感动。

感谢一儒同学在今年教师节送来的那束鲜花,我好感动!
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
感谢高延晟、甜甜、子涵思密达对2014级国际班的学弟学妹们的亲身鼓励,他们用自己的方式继续着我们这个团队的光辉。
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后记——永远的318 - 镍都文龙   - 镍都文龙的博客
 

感谢曹二同学(请允许我这么称呼)的那份坚定。他们那份对大学的执着让我由衷的敬佩。

 

时间过得真快,2014年已经离我们而去了,2015年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进入到了我们的生活中,新的征途已经开始。

整整一年了。

现在想想,如果没有大领导的高瞻远瞩,如果没有年级部领导的关心和爱护,如果没有各处室的一路绿灯,也许高三18班根本就成立不起来。

一切仿佛在昨日。

 

20146月高考后,已经有半年过去了,正如鲁迅先生在文章中写的那样:命运的造物主早已离开了我们。

在这下半年里发生了许多、许多……

新一轮的苦行僧式的日子又开始了,每天都是早出晚归、不定时吃饭,和家人聚少离多了,每周日下午固定的事情就是去看孩子,晚上就是看自习……

一年过去了,小家伙又长高了许多!

是啊!我在变化着,但我的生活却没有变、事情没有变,当然那份执着也没有变。

2014年的下半年里,工作环境变了,担子也更加重了,学生也变了,唯一没有变化的是那份执着。每当看到大家的空间中说大学生活如此精彩时,我心里也为你们高兴,当看到你们为大学生活郁闷而忧伤时,我内心也为你们落泪。

师生一场,总希望你们有一个更好的归宿,当看到个同学弃学入世后,我心里也很着急;当看到有同学弃文从武、保家卫国时,我内心的石头才慢慢落下;当看到再次征战高三的同学蒸蒸日上、成绩喜人时,我心里也万分高兴。

一年过去了,一段岁月结束了。

也许多年后,我们再一次回忆起318时,我们那敏感的神经会再一次亢奋,思绪也许会回到那一段激情燃烧的青葱岁月。

318万岁!

青春万岁!

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2015年1月25日


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